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動漫の樂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963|回復: 4

魔法少年花匠 角色介紹、正文 更新到第1章(3月8日更新)

[複製鏈接]

升級   20%

發表於 8-3-2012 20:23: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人物介紹


春之魔法花匠


櫻井春亮

私立男子高中二年級(17歲)

性格:有點娘氣,聲稱絕對不會戰鬥的
身高167cm      體重52kg    B82cm/W68cm/H86cm

魔力顏色:粉紅色
擅長:種花、花語
代表花:櫻花
代表季節:春天
魔力:一般魔法、花、淨化
變身美後分別:頭髮和瞳孔變為粉紅色,不用眼鏡,髮尾變長並且翹起。

介紹:家中經營花店,喜歡花朵,特別是櫻花,最討厭與人打架,不會戰鬥的戰士,但有著淨化黑暗的力量,以前是讀公立中學,現在轉為私立高中,為人慌張,希望能與人和平相處。



夏之魔法花匠
秋之魔法花匠
冬之魔法花匠




王子:



奧莉菲亞‧拉蒂亞斯

性格:成熟
身高178cm      體重62kg    B89cm/W71cm/H93cm

魔力顏色:白色

介紹:來自魔法世界『雷姆利亞國』的王子,職責是保護生命之樹的本體,有著被人稱為像「亞佛諾蒂斯」雙性美神一樣的中性外表。


魔族:



吸血鬼:弗拉德

性格:目無表情、喜怒不形於色

年齡:571歲
身高172cm    體重53kg    B85cm/W68cm/H89cm

介紹:吸血鬼,是魔族六幹部之一,任何哺乳類的生命被他的牙齒咬到會馬上變成他的吸血鬼部下,追求永恆的美麗,能化成人類的外表(第一章與春亮用人類的外表見過一次),也能化成蝙蝠的樣子。


其他:


夏目葵

私立男子高中二年級(17歲)

性格:凶惡、怕麻煩
身高177cm      體重63kg    B89cm/W73cm/H91cm

擅長:打架

介紹:有錢的大少爺,雖然總是逃課,但校內成績相當不錯,被人稱為學校的「兩大怪人」。




鍵山盤次

春亮第一日返學認識的人,性格有點自我中心,是某酒吧樂隊的鍵盤手。




用語:
生命之樹
是魔法世界各國及魔法使的生命之源,還是世上所有植物的生命之源,外表是一朵七色玫瑰。(包括人類世界的植物)



四季魔法花匠
共四人,為了保護魔法世界的王子而存在,而是為了保護生命之樹而存在,但變身後擁有超越常人的力量

升級   20%

 樓主| 發表於 8-3-2012 20:24:33 | 顯示全部樓層
序章夢
  
  
  
  
  「老子說你啦!到底要哭到什麼時候?」
  
  「鳴……」
  
  兩名少年在黑暗的某處互相對話。
  
  「啊……!老子煩得要死了!」
  
  「嗚……,剛……剛才很可怕啦……」
  
  「才不可怕!只是你太軟弱而已!」
  
  「才……才不是啦!是……是你太暴力而已!」
  
  「切!要不是老子出手的話你……」
  
  「請不要以為暴力可以……」
  
  「「我不管了!」」

  
  
  ☆
  
  
  鈴鈴鈴鈴鈴鈴!
  
  吵鬧的鬧中把我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我慢慢的鑽出被窩,並從床邊取起眼鏡戴上面上。
  
  「夢?又是夢見當天的……」
  
  不想勾起的回憶漸漸地再一次浮現在腦海中。
  
  「在那之後……不知那個人如何呢?」
  
  我低著頭回憶著「那一天」的景像……,不過無論我怎樣回憶也好,記憶的片段也總是七零八落。
  
  也是呢……說到尾也是三年前的事,怎可能記得這麼清楚。
  
  『春亮!起身了嗎?』
  
  媽媽的聲音從樓下傳上我的房間。
  
  「嗯!我已經起身了!」
  
  我一邊慢慢換上校服,一邊大聲的回答媽媽的問題。
  
  『那就好了,早餐已經準備好,今天是第一日上新學校,要快點別遲到喔!』
  
  「知道了!」
  
  沒錯,今天是我上新學校的第一天,得快點準備好才行!
  
  也必須……必須要給同學和老師好印象才行!

升級   20%

 樓主| 發表於 8-3-2012 20:27: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我是春天盛開的櫻花
  
  
  
  
  「我先出門了喔!」
  
  跟父母道別一聲後我就立刻離開家門,往新學校的方向進發。
  
  新的學校是一所私立高中,而我則會就讀的是二年級,以前我就讀的公立高中不是不好,只是難得我現在取得獎學金並且受私立高中欣賞,因此才刻意轉校。
  
  「嘻嘻!真不枉我這幾年這麼努力的讀書!」
  
  聽說我現在就讀的私立高中內裡有不少富二代和偶像就讀,要是能跟他們好好相處就好了……,但我想既然讀得上私立高中,一定全都是喜歡讀書的好學生。
  
  源著學校的方向走,我看見四周坡道兩旁也開滿著今人為之眩目的櫻花,我不禁被眼前的美麗景色所吸引。
  
  櫻花的花語是生命、純潔和高尚,而在日本,春天的櫻花還有新生的意思。
  
  「好吧!從今天起我就要像春天的櫻花一樣重新了!」
  
  糟糕!大聲的說出來了……,我可不想第一天轉學就被當成怪人。
  
  『切……你這傢伙!』
  
  『要是不服氣的話起身再跟老子打過!』
  
  「唉!?」
  
  突然從前方傳來吵架的聲音,我隨即馬上上前。
  
  「可惡!」
  
  「嘿!想打架的話隨時歡迎!可是以你這點本事……苦練多三五七年再來跟老子較量吧!」
  
  上前後,看見兩名少年互相幹架完畢,一名是穿著普通的公立校服,而另一名則是穿著我新學校的校服。
  
  原來私立名校也有會幹架的不良學生……
  
  「夏目你給我好好記住!下……下次我不會再輸給你的!」
  
  穿著公立校服不良學生說完這句說話後馬上轉身逃跑。
  
  「切……真的弱呢,一點也滿足不到老子。」
  
  而與我同校的不良學生則一臉不滿足的樣子瞪著那個逃跑著的身影。
  
  說起來……不知不覺原來已經到達學校校門,他們在校門前幹架真的沒問題嗎?
  
  我看著與我穿著相同校服幹架的學生想著剛才的說話。
  
  「嗯?你這呆子在看什麼?」
  
  也許因為我目光的關系,剛才幹架的學生用凶惡的眼神瞪過來問道。
  
  「唉!?那……那個……,嗯!?」
  
  在我想找借口解釋的時候,我發現這名幹架的學生臉上有著傷口。
  
  「那個……你的臉受傷了。」
  
  聽到我的說話,幹架學生稍微用手指感覺臉上的傷口。
  
  「唉?啊……不說的話老子還真沒發現。」
  
  「要是需要創可貼的話……」
  
  「不,這點小傷而已。」
  
  正當我從口袋裡取出創可貼的時候,幹架的學生決斷的一口拒絕了我的好意,並且轉身準備離開。
  
  「可是……要是不管傷口的話……」
  
  「煩死了!婆婆媽媽像個娘娘腔似的,嘔心死了!」
  
  「唉……」

  
  就這樣說完這句話,剛才幹架的學生便慢慢離開了。
  
  「真是嘛……,只是好心而已……」
  
  
  ☆
  
  
  噹噹噹噹!
  
  『今日在上課之前,我為大家介紹一位新同學。』
  
  我站在教室的門外等待著老師的介紹。
  
  說實話,現在的心情真的超緊張,像是心臟快要跳出來似的。
  
  (沒問題的!因為自踏入私立學校的第一步起,我就像春天的櫻花一樣重生了!)
  
  『櫻井同學,請進來吧。』
  
  「啊……係!」
  
  聽到從教室裡老師傳出的聲音,我慌張的馬上回應。
  
  我打開教室的門,大踏步的進入教室。
  
  (我要在這所學校跟那時的自己說再見了!)
  
  由於太緊張的關系,我的動作變得像機械人一樣生硬。
  
  我像機械人躁兵一樣一步步的走到老師桌的旁邊。
  
  「櫻井同學,請你在黑板上寫上自己的名字並自我介紹一下。」
  
  「啊……係!」
  
  我依照老師的說話,用粉筆戰戰競競的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接著轉身面對大家說道:
  
  「初……初次見面,我……我是今天轉學過來的櫻井春亮!我……我的家中在這鎮是經營花店的,現在的興趣是種花,也十分了解花語,請大家多多指教!」
  
  我話一說完,全班的同學都驚訝得瞪大眼睛。
  
  咦?這是怎麼回事?我該不會是說錯什麼奇怪的話吧?
  
  「花店?難道櫻井同學是鎮上那家叫『櫻咲兒』花店店主的兒子嗎?」
  
  突然一個男學生舉手向我發問。
  
  「嗯……,那裡的確是我父母經營的。」
  
  難道經營花店的家庭在私立學校很奇怪的嗎?還是說在他們眼中經營花店的家庭是窮人家?
  
  「真的嗎?那家花店的花真的很棒啦!」
  
  「對對!我父母也經常光顧的!」
  
  「喜歡花朵的男生真少見呢!」
  
  太好了,看來不是我擔心的情況。
  
  班上的同學看來也相當歡迎我,果然轉學開始人生新一頁是正確的選擇。
  
  「嗯!?」
  
  在全班歡迎我的時候,我卻發現班中有一個身影靜靜的坐在窗邊,一直沉默著。
  
  「那個人是……」
  
  我從老師桌位置從遠挑望著沉默的身影,發現是今早校門前與別校幹架的學生,也就是說他同樣是高二生?
  
  「櫻井同學請別介意,我們班的夏目同學就總是沉默不語的。」
  
  老師突然從我的身旁說道。
  
  「唉?不,不是這個問題。」
  
  「那麼……要是不介意的話櫻井同學就坐在夏目同學旁邊好嗎?」
  
  「嗯……沒關系的。」
  
  就這樣,我聽從老師的說話坐在那個姓夏目的學生旁邊。
  
  看著他這麼安靜的坐在窗邊,感覺像很難相處似的。
  
  而且他的眼神就好像……
  
  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試著找點話題說吧。
  
  「那個……你是夏目同學對吧?以後請你多多指教呢!」
  
  「…………」
  
  「那個……其實今早我們已經見過的,我是問你要否創可貼的人,記得嗎?」
  
  「…………」
  
  「那個……我家是經營花店的,最喜歡的是櫻花,因為我的姓氏也有櫻字啦……」
  
  「你說夠了嗎?開口閉口也是花朵,你就真的要這麼嘔心嗎?」
  
  糟糕,招他生氣了……
  
  「抱歉……因為我覺得你就好像……不……應該說很擔心你,因此……」
  
  「啊……?擔心?老子才不需要你的擔心。」
  
  夏目同學用凶惡的語氣大聲的像諷刺我一樣給我說話聽,此刻,我們的眼神互相對視了。
  
  「嗯?老子跟你見過的嗎?」
  
  「唉!?」
  
  我仔細的回憶起我腦內的記憶,可是對夏目同學完全沒有印象。
  
  「我剛才也說過我們今早已經見過了吧,你是……說這個嗎?」
  
  夏目同學用冷漠的目光再次看了我一眼。
  
  「嘿,也是呢,你只是個娘娘腔而已啦。」
  
  說完這句話後,夏目同學就馬上起身,兩手插著褲袋像有心事似的離開教室。
  
  看來是因為擅自我聊他說話招到討厭,果然我不太擅長與人溝通……
  
  突然我感覺到有人輕輕的拍了我肩膀一下,我馬上往後回望。
  
  「葵仔他總是這樣自己離開教室,大家也習慣了,所以這絕~對不是櫻井同學的錯。」
  
  一名男學生像安慰我一樣的說出這句話來。
  
  (原來夏目同學的名字叫葵……)
  
  「嘛……原來他經常也是這樣的嗎?」
  
  「嗯,夏目同學是我們學校有名的兩大怪人之一,所以請勿見怪喔。」
  
  「兩大……怪人?」
  
  感覺像什麼奇怪的都市傳說似的。
  
  「沒錯,就是兩大怪人,當中包括不良夏目、女裝月宮和學校溫室中的秋山。」
  
  這不是都市傳說,這是學校怪談好吧……
  
  「說起來還未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鍵山盤次,叫盤次就好了,請多多指教呢!」
  
  「真的多多指教,盤次也稱呼我作春亮就夠了。」
  
  「唉—?我見春亮同學如此溫柔可愛,還打算叫你做春仔!」
  
  「那個……」
  
  「說笑啦,但稱呼春仔倒是認真的。」
  
  「我……也不大介意,隨盤次同學喜歡就好了。」
  
  雖然這個叫鍵山盤次的同學說話有點自我中心,但看來不是什麼壞人。
  
  ☆
  
  
  噹噹噹噹!
  
  終於都放學時候了──
  
  今天到最後夏目同學也是沒有回來,不知他到底怎麼了呢?
  
  我背著書包,一個人往家的方向走到大路上。
  
  我台頭望上天空,心情感覺好像有點低落似的,但到底是什麼呢?這個無論我怎樣想也想不通。
  
  難道說是因為今天又夢見「那一天」的事?因此心情才如此低落?
  
  為了稍微的打起精神,我決定往松林的方向散心。
  
  
  ☆
  
  
  「春天的櫻花果然是最棒的啦!」
  
  走到松林裡看見粉紅與雪白色的櫻花,身心不由得放鬆起來。
  
  「雖然今日稍微有點失敗,但明天起就能改變了的!一定可以的!」
  
  我自言自語的替自己打氣了一聲。
  
  突然一陣寒風從我的背後吹過來,身體不禁的打了個冷陣。
  
  「……請問?」
  
  我回頭觀望,一名穿著紫色外套、皮膚灰白的少年出現在我的眼前。
  
  「係?有什能幫到你嗎?」
  
  「……你有見過有人或小動物在這裡附近嗎?」
  
  「有沒有人或小動物?恩……我想這裡附近只得我一個。」
  
  「……是這樣嗎?那謝謝你了。」
  
  「不用謝。」
  
  「……話說,你喜歡花的嗎?」
  
  正當那名少年打算轉身離開時卻對我再問出這句說話。
  
  「嗯,最喜歡!那個……怎麼這樣問?」
  
  「……因為你很陶醉。」
  
  唉!?難道說我看櫻花看得太入迷,招人異眼?
  
  「抱歉,那……你又喜歡花嗎?」
  
  「……討厭。」
  
  沒想到那名少年會像不用思考般,一口的拒絕了我……
  
  「……再美麗的花也會掉謝,永恆……才是美麗。」
  
  「是這樣……嗎?」
  
  說完後,少年很快就離開我的眼前。
  
  那名少年的外表年齡看來與我相近,可是他的表情、他的語氣就像活了很長時間的老人一樣,流露著蒼桑的味道,是錯覺嗎?
  
  『救命……救命啊。』
  
  突然一把未聽過的聲音在呼喚救命,我並不是聽到,而是聲音直接的在我腦海中浮現。
  
  「怎……怎麼回事!?」
  
  『有誰嗎?有誰能救救我嗎?』
  
  我試著走入松林的更深處尋找是誰在求救,不久,我發現前面有道銀白色的光茫。
  
  我馬上上前,發現白色光茫中的是一個裸體而全身上下也被樹枝刺復的金髮少年。
  
  「太好了,果然有人能聽到我的說話……」
  
  「那個,沒事吧!?」
  
  我慌張的從口袋裡取出創可貼,不過眼前的金髮少年滿身是傷,一張創可貼是不足夠的。
  
  「少年你能帶我到安全的地方嗎?」
  
  「唉?」
  
  突然被這麼問道,我一時間來不及任何反應。
  
  但仔細一看,這名金髮少年的外表相當美麗,要不是體形高大的話,說是女生大概也不會被人發現。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我必須保護這個……」
  
  金髮少年突然從旁邊取出一個種花用的溫室瓶,內裡長著一朵彩色的玫瑰。
  
  「那個是……染色花?」(*染色花是指利用不同酸鹼度的水長期替換而更改花朵的顏色。)
  
  「不是啦!這朵其實是……」
  
  「……是生命之樹的本體。」
  
  「「唉!?」」
  
  突然一個穿著黑色禮服,外表像人偶一樣的人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交出來,把生命之樹交出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金髮裸體少年、生命之樹、人偶般的美人,現在的到底發生什麼事?
  
  「這個人到底是……?」
  
  「這個人不是人類,他是吸血鬼!少年快逃吧!」
  
  「吸血鬼?這個世界上怎可能有吸血鬼……」
  
  被金髮少年稱為吸血鬼的人步步迫近,手指的指甲隨即變長,並從背後長出翅膀和尾巴,這到底是……
  
  「……我的名字叫弗拉德,是如假包換的吸血鬼,要是不想受傷的話,請你馬上離開,否則就算你是人類我也不會手軟的。」
  
  我本能反應的站起擋在金髮少年的前方。
  
  糟糕……就像當時一樣……
  
  「……只是個人類,可是卻如此勇敢,不過……無能就是無能,人類是沒法跟我們魔族比較的。」
  
  正如這個叫弗拉德的吸血鬼所說,我是沒可能與不是人類的怪物比較,可是,要是我真的逃跑的話,我身後的金髮少年必死無疑。
  
  沒錯,我是想改變,但不是見死不夠。
  
  「既然人類是贏不了魔族的話,就讓少年成為皇家魔法使就可以了吧!」
  
  「唉?」
  
  身後的金髮少年突然說出了莫名奇妙的說話。
  
  「……皇家魔法使?」
  
  「沒錯,這就是魔法花匠!」
  
  此刻,金髮少年突然起身,用力握著我的雙手。
  
  「少年你的名字是?」
  
  「櫻……櫻井春亮……」
  
  我不自覺的回答了他
  
  「現在就請你化為魔法花匠與魔族戰鬥吧!」
  
  一瞬間,我全身上下都被粉紅色的光茫所包圍著,這到底是……
  
  (好香,這陣香味是……櫻花的氣味?)
  
  當我回神過來的時候,全身已經換上了像人偶一樣童話色彩的粉紅色洋服。
  
  「這到底是!?也太女性向了吧?」
  
  「……這就是魔法花匠?」

  
  「少年你果然能成功變身!請向敵人大呼你的名字吧!」
  
  「唉?要像戰隊那樣的嗎?」
  
  此刻我看著四周今人為之眩目的櫻花,心中像有了決定似的。
  
  「我是春天盛開的櫻花!魔法花匠櫻井春亮!」
  
  
  ★
  
  
  次回:我絕~對不會戰鬥!和平主義者!
    

升級   3.33%

發表於 27-3-2012 19:23: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做第一個回你的人
內容不差的說
不過好似有小小文法問題(?)
而且可以多具體描寫
加油哦~
樓主幾時再更生?

升級   20%

 樓主| 發表於 27-3-2012 20:20:46 | 顯示全部樓層
koneko 發表於 27-3-2012 19:23
我做第一個回你的人
內容不差的說
不過好似有小小文法問題(?)

因為我中文本身不算太好,但我會努力的說> <

下話遲點更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アニメ香港

GMT+8, 22-10-2018 03:21 , Processed in 0.61099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