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動漫の樂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709|回復: 0

(羽翼的终曲某章部份內容

[複製鏈接]

升級   40%

發表於 9-3-2012 19:44: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paulwong1937 於 4-11-2012 02:26 編輯

本人首作(其中一些情節)

不知不覺間我們到達了神殿的中央,
遠處向着神殿的中央看去
出現在眼前只是一個在神殿內大形的墓地無異.
無數的墓碑樹立在這個墓地上,
中央有一顆被重重鎖鏈纏繞着的晶石……
正正困着一個人…
接下來聽到從遠處兩個方向不同的地方傳來腳步聲.
隨着腳步聲漸漸擴大,莉詩看到兩個熟識的身影......
在她眼前出現了兩個不同衣著,髮色…神情也不相似…
但是外貌卻同樣的傑特……
現在莉詩眼前的是三個傑特……
萊恩傑特冷嘲地說:「傑爾倫斯特,傑希艾特,我們要回去了.」
傑爾倫斯特轉身向莉詩等希望之羽的成員道謝
那當然不少得愛人莉娜,
但是我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而不知道為什麼漸漸覺得眼前這個傑特……好陌生
甚至覺得這個人並不是我所愛的他




但是我卻不太明白姐姐她的內心在想什麼
更看不見姐姐莉詩情緒上有明顯大幅的波動.
相反地我覺得眼前的傑特如不認識的路人一樣陌生…
莉詩對我說:「莉娜不要這樣吧」
我情不願意地回答:「這個不是傑特…絕對不是…」
當眼前這個傑特就像不認識的陌生人一樣
不但感到抗拒並躲在姐姐莉詩的身後…
雖然姐姐有點錯愕,
只見利姆特二話不說就從後抱緊
但姐姐不理會我的意願把我推入那個傑特的懷中。
利姆特說:「不要難為她吧。」
正當姐姐想把我拉回的時候
傑特以把自己擁抱入懷中的時候…
自我遇見的傑特從沒有給我一種實在的感覺。
即使現在把我抱入懷中,
我也只感覺到冰冷的感覺。
身體的感覺轉眼間以判定我所愛的人並不是眼前的人。
我彷彿以經看見整件事的真相……
當我漸漸走近神殿的中央那顆晶石。
心中頓時卻冒出一種懷念的感覺,
好奇怪的感覺就像他一個人孤獨在這裡等待我很久……
一直在我背後默默地守護着我的人
但是我卻起不起什麼……什麼也記不起,
彷彿沒有存在記憶這本書內的一頁
為什麼……我的眼眶總是充斥着淚水
姐姐連聲大喊我的名字並叫我停止前進.
並明白是在叫我卻步,
我卻毫不理會姐姐的叫聲。
正當我回頭時,
只見那三個自稱傑特的人,
化為「紅,藍,黑」三種不同的色彩光點
突然整個神殿的中央部份發生震動
但愈是步近,我便愈見暈眩,
內心的痛苦令我的眼睛完全不受控制。
只感覺到身體漸漸變得輕輕的,
瞬間看見身體漸漸化成光點。
像是快要消失一樣,
雖然感到一點點的可惜。
但也許我的消失只是回到她身上而已,
亦是喚醒他的藥匙。
雖然只是我的感覺所引導的猜測。
(*)
在這個雪地黃昏之內,
而我們亦經歷了無法接受的一幕。
眾人也處於一個痛心消沉的狀態。
接下來聽到「磅……磅磅……磅」的聲音愈來愈大,亦愈來愈近。
漸漸見到本應守在守在神殿外冰雕像的士兵,
正向神殿中央的廢墟趕過去。
我們跟隨着古羅馬冰雕像的士兵,
隨着走近神殿中央的廢墟,冰雕像的士兵接二連三掉下手上的武器。
開始動手挖掘神殿中央所倒塌的廢墟,
隱約聽見晶石破裂的聲音,
(*)
從內心深處撕裂的痛苦令我的眼睛不受控制地釋出淚水,
彷彿使我失去支撐身體的力氣,一整個人也只感覺到累透極了
眼前一黑直到我再次張開雙眼的時候,
發現自己躺在雪地上,感覺就像睡了很久一樣,
我慢慢站立起來,
但是......姐姐,利姆特他們也不見了。
我開始摸索周圍的環境,
但卻總是有種異常熟悉的感覺。,
卻只見一望無制的雪地
天空上還是依舊下着雨雪,
我開始留意雨雪中所折射出來的影像,
看見一幕幕的影像,
我看見令我錯愕的一幕
我看見影像中的自己躺在傑特的懷抱之中,
姐姐在我的身旁,她的眼睛都顯得通紅並充斥着淚水,
眼見影像中的自己一直處於瀕臨死亡的狀態。
影像中的自己仔細看受傷的身體只見有一道傷痕,
那傷痕明顯是給我一道致命傷。
「希望之羽」的成員都站我的身旁,
像是送別一樣。
影像就此中斷,
當我稍稍轉轉角度看看雪地上。
我發現一些接近完全消失的鞋印。
伴隨在鞋印所留下的旁邊我找到血點。
我開始跟隨雪地上的鞋印所留下的足跡與血點,
彷彿曾經有人經過這裡一樣。
我開始跟隨鞋印所留下足跡,
開始步行起來,
我跟隨鞋印所留下足跡走了一段雪路。
總算是離開了雨雪比較大的地點。
漸漸看見荒廢了一段時間的都市。
但再走了不久的路……到了一個空曠雪地
我從遠處看見一個旁大的身影……
卻有一雙如死神的紅色眼睛…….
當漸漸走近更開始看見整個模樣。
眼前一副騎士的金屬凱甲竟會穿在如死神的身上.
再配上死神常用的服裝。
多麼令人恐懼的怪物.
手上拿着死神巨鐮的金屬爪,
巨鐮的刀刃掛着多個勾爪。
我在聽從莉詩的指示,
…是姐姐的驚叫提醒的聲音
……傑特…避開
我本能意識使我從莉詩說出的提醒之中
向左方躍起身體避開……
這只怪物左手拿着左輪手槍,
槍口還是溜出硝煙。
怎會這樣的…我本應不懂使用劍刃…
我的身體卻不聽自己的命令,
雙手還是架起雙劍進行防守待命。
但這些技巧都不是屬於我的。
我就像跟隨着那個人的軌跡行動……
只感覺到熟悉而微弱像絕對零度以下的氣息在環繞着我身旁。
好寒冷,心臟也要快被氣息弄成冰晶。
是那個人的氣息,而我亦感受撕裂內心的痛苦。
隨着身體的動作和內心的痛苦。
我能夠大致猜測這種氣息的主人是傑特,
而剛才的動作,應該是我死後的時間。
!!!現在的我是在追隨着傑特所留下的軌跡。
頓時內心出現了渴望與傑特相遇的感覺。
因為跟隨着傑特的軌跡就像以雙眼和身體的感覺,
再走一次傑特所走過的道路一樣。
身體理所當然地不得任由自己所控制。
「滴答,滴答」的聲音傳進耳內,
我才意識到傑特的左手手臂受了傷。
一滴又一滴的血水,
從包紮在左臂傷口上,
印有回復咒文的崩帶,
開始再度滲出並流向。
奇怪……怎會不痛的,
難道是身體慣性。
即是傑特他並不是第一次受傷,
同一個地方不斷受傷多次。
才會感覺不到痛楚,
難道是在告訴我,
你不只第一次捨棄自己的時間。
心裡不禁突然一酸。
傑特你還有什麼事在隱瞞我,
你到底還可以有多傻。
我真的無法猜透現在的你,
過去的你會變成怎樣。
莉詩從遠處大叫:「傑特你沒事嗎?」
並提起腳步趕急地跑過來想盡快給我治療。
傑特回答:「嗯,只是左手的傷口再次裂開我想應該沒有什麼事。」
莉詩瞪起雙眼看向我:「你的傷口不痛嗎?」
傑特既反應卻是簡單的搖頭示意,
我甚至於可以聽見此時此刻傑特內心的想法。
「在這個時候我絕不可以掉下大家,因為大家都是我的同伴。」
傑特……你這個笨蛋打算在什麼時候掉下家姐和他們……
突然再度吹起大風雪,眼前的影像被一掃而空。
我再次跟隨雪地上血跡及鞋印的蹤跡,
嘗試找尋傑特的身影
但是受傷的時候又會多麼真實
我重新提起腳步繼續在雪地之中前行,
緊隨着雪地上的血跡與及鞋印,
我再度展開尋找傑特的旅程,
然而我並不知道自己即將碰到會為自己帶來的是打擊/.傷/還是傷害
此刻我只想知道傑特的所有
風雪一直在身邊擦身而過彷彿有人為我護航
而我只是憑着感覺追逐一直為我阻擋暴風雪的人。
哪怕是傑特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アニメ香港

GMT+8, 22-4-2018 08:45 , Processed in 1.55515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